笔趣阁 > 九天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剑道奇才

第二百五十五章 剑道奇才

?热门推荐:
????才一百两灵精而已啊……

????周围修士们的积极使得方贵大感意外,不过也就在这时,倒是一眼瞥见了自家的师姐,只见她正满面不屑的瞟着场间,心下倒顿时开了窍,为了一百两灵精出手不丢人啊,看自家这位师姐,如此大的本事,身上不也只有五十两灵精吗?

????这般说起来,一百两灵精出手一次,也算不亏了!

????况且赢了还有三百两呢……

????筑基修士,又怎么可能会输?

国际cc网投app????却说那矮胖子见之么多人响应,顿时满面喜色,在那几人里扫了几眼,便连点了几人出来,只见这些人衣袍不同,皆显得有些潦倒,但无一例外,都是眼神锋利,腰杆挺直之人,这却是在剑道之上下过苦功夫的人才会有的表征,像方贵就没有,他们太白九剑不讲究这个。

????“与小贵人们切磋,规矩你们也懂得,小贵人们不是来找你们玩耍,所以动手之时,不可懈怠,将你们的真本事使出来,也不必担心会得罪人,尊府小贵人一心求道,便是被你们伤了,也不会生气,反而你们赢了之后,还会给你们更多的赏钱呢……”

????那矮胖子照例交待了一番,便随手指了其中一个人:“你先来吧!”

????那人是个身穿黑袍的男子,正是刚才自称天南剑派的云涯子,他看起来约摸三十余岁,方贵看了他一眼,感觉此人应该处于筑基中境,只是他气息太过颓败,却让方贵不太敢确定了,他缓步来到了场间,撩起衣袍,露出了腰间一柄乌鞘长剑,轻轻拔在了手里。

????那几位尊府的少年男女,彼此之间对视了一眼,笑着低聊了几句,便有一个穿着锦袍的少年走了出来,怀里抱着一柄木鞘长剑,向云涯子微微躬身,道:“请指教!”

????云涯子躬身道:“不敢!”

????他话犹未落,便见那锦袍少年微微躬身之后,腰身挺直之际,忽然间借势拔剑,一瞬间怀里的长剑如银河长泄,瞬间划出了一道耀眼的匹练,直向这云涯子卷了过来。

????这一招既隐秘,又凶狠,倾刻间剑光已达到了力量极限。

????再加上这锦袍少年,虽然只是练气九层境界,但出这一剑之时,周围气血力量爆发,居然使得他这一剑力量节节暴涨,在斩到了那云涯子身前时,已几乎达到了筑基境界的层次!

????方贵这时候才明白,这些尊府少年来此切磋,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些人,无论是力量还是剑道领悟,都已远超同辈。

????他也曾经在太白宗青溪谷呆过,这时候不仅便拿着这些尊府少年与青溪谷那些仙门天骄对比,不由得心下微微一沉,只怕那些青溪谷的天骄,都少有可以正面接下这一剑者……

????“当!”

????不过也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那云涯子却及时反应了过来,手里的乌鞘长剑顺势一转,便已将对方凶恶的一剑格开,而后剑鞘在空中一滞,他则顺势拔剑出鞘,像是乌鞘里飞出的一条银龙,倾刻间便已斩到了那锦袍少年的面前,看得出来,出手时也不曾留手。

????“来得好!”

????那锦袍少年低喝一声,忽然间身形欺近,脚下古怪的踏出了几步,居然诡异的绕到了这云涯子身后,与此同时,他手中长剑微微一震,剑身之上,力量大涨,精准无比的斩向了那云涯子的后腰,方贵一眼便看了出来,这一剑所向,正是云涯子气息不畅之处!

????“叮……”

????云涯子面无表情,眼底却是瞳孔急缩,急急回剑,又格开了这一斩,但也不知为何,他在出手之时,胳膊稍显僵硬,虽然格开了这一剑,却没能及时跟上去反击,倒是那尊府的锦袍少年,立时抓住了机会,欺身急近,双手握剑,唰唰唰连进三招,扑向了云涯子。

????几乎是倾刻间,云涯子便再度被逼进了死角。

????“他胳膊有伤!”

????方贵一眼看出来了,那云涯子手臂僵硬,并不敢动太多力量,而且不仅如此,他全身气机颓败,想必也受过极重的内伤,一直没有调整好,所以可以运转的灵息,只怕不会超过三成,所以他虽然是筑基境界,但在灵息运转与身法灵动上面,却还不如那锦袍少年。

????但这云涯子剑道造诣,也着实不低,在锦袍少年的强势攻袭之下,却也凭借着自身剑道里面的精妙变化,接连不断化解了对方的攻袭,甚至偶尔还会还递一剑,也是妙至巅峰。

????“唰!”

????只是,终极云涯子还是气力不济,便是凭着自身剑道的精妙,也无法持久,再加上那锦袍少年虽是练气境界,但剑道造诣却十分惊人,二人连拆了数十招之后,云涯子还是手臂僵硬,有一剑没有跟上,立时被那锦袍少年一剑劈来,剑光闪烁,直直到了他的额心。

????云涯子顿时摒住了呼息,身体僵直,一动不敢动。

????嗡……

????锦袍少年的剑上泛起一阵龙吟,却在即将斩到这云涯子额头之上时停了下来,然后他哈哈一笑,收回了长剑,后退了几步,向云涯子躬身行礼,这才还剑入鞘,云涯子也缓过了神来,同样还剑入鞘,向那锦袍少年躬身一礼,道:“多谢贵人手下留情,感激不尽!”

????那锦袍少年面露傲意,也不搭理他,只是走回了人群里,向那矮胖男子说了一句,矮胖男子却是大笑了起来,向云涯子道:“小贵人说你剑道很不错,他今天也玩的很尽兴,所以你虽然输了,但也赏你二百两灵精,快快道谢吧,你今天算是碰到了心善的了……”

????云涯子大喜,领了灵精,再次向那锦袍少年道谢,退了出去。

????而那锦袍少年,则是开心的与同伴们说着什么,中间还以指作剑,比划了几式,方贵看得出来,那几式变化,正是云涯子剑道里的一些妙着,心里却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这些尊府天骄,不是吃饱了撑的过来玩的呀!

????他们挑战废人巷里的筑基修士,确实是在磨砺自身剑道,同时也在偷学对方的精妙!

????世间哪一门的修行者,练气境界,便有筑基境界陪着喂招?

????这也难怪这些尊府天骄剑道如此之强了!

????……

????……

????“可惜了,若是云涯子的手臂经脉没有被魔毒腐蚀的如此严重,便肯定不会输……”

????旁边的郭清师姐顿时轻轻摇头,似有些惋惜。

????方贵听了郭清师姐的话,不禁转头看了她一眼。

????自家师姐还是太耿直了些……

????也就在方贵心里想着时,又陆续有人出手,只见这些人与那云涯子一般,皆是筑基境界,而且明显剑道造诣不差,但也无一例外的,他们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伤,或者说不仅是有伤而已,第一个来到了这废人巷的,身上的伤势都已经是严重到影响整个人的根基了。

????在这种情况下,又有谁能够发挥出真正的实力来?

????纵然他们仗着剑道的精妙,可以勉强抵挡几招,但也多半落败了。

????这几乎是在其他地方,很难看到的惊人一幕!

????练气胜筑基,不是没有过,但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多少算是一桩奇闻,因为这毕竟是相差了一个大境界,双方根基不同,对剑道的领悟,也往往有着天差地远的区别……

????可是在这里,众人却像是看得熟了,一点都不意外!

????仿佛尊府血脉,天生便该如此天才一般!

????……

????……

????“这些尊府的少年,剑道都很不错,但也并没有太过逆天,而这废人巷里的,多半都是曾经的仙门天骄吧,他们在筑基境界,都是拔尖儿的存在,如今哪怕废了,也该剩下了几分本事才是,我便不信,难道就没有人哪怕受过伤,仍然可以赢过这些人的?”

????就在方贵心里暗想着时,场间已有一个嘻嘻笑着的年青人走了出来。

????他看起来也和废人巷里的其他人一样,气机显得有些颓败,不过面上却一直挂着笑容,似乎满不在乎的模样,走出了人群,便作了个揖,笑道:“我可是奔着三百两灵精来的!”

????“原来是苍狗剑……”

????那矮胖子看了那年青人一眼,笑道:“你想领三百两灵精的赏,倒得看你的本事!”

????说罢了,转向那些尊府少年:“不知哪位小贵人下场?”

????“苍狗剑?”

????方贵听得大奇,笑道:“这名字不错,跟我家旺财有点搭!”

????郭清师姐则是看了那年青人一眼,低声道:“莫要小瞧了他,此人在尊府也很是有名的,他本是齐国苍云宗的传人,姓罗名衍之,绰号苍狗剑,此人七年前入得尊府,也是小有才名,据说他才二十岁时,便已得了苍云宗的剑道秘传云雾剑,并且修炼到了极高的境界!”

????“那苍云宗的云雾剑,曾经有着安州第一剑道之名,如今才被人提得少了,这罗衍之绰号为苍狗剑,可并非调侃,而是因为他的剑道变化多端,难以揣测,有白云苍狗之神蕴……”

????“这么厉害的吗?”

????方贵听了,不屑的摇了摇头,道:“听这名字就不够霸气,哪有脸叫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