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狂之最强医妃 > 123、真正原因(2更)

123、真正原因(2更)

?热门推荐:
????乔越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身子一日不同一日的变化,他能清楚感受到他体内气血的运行一日比一日顺畅,他不再如此前哪怕稍稍运气便会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要崩碎了似的,他甚至能够将自己的气血运行一个小周天而不觉任何不适。

????他最能感受得清楚的,是他两条腿上的感觉。

????他愈来愈能清楚地感受到他腿上伤口愈合时独有的那股疼痛以及有如万千蚂蚁在啃咬让人恨不得想将其抓破的痒麻感觉。

????不再像是此前几个月那般,温含玉虽一直都在为他解毒,可他对于自己身体的变化感觉却是极为极为细微的,与现在的感觉截然不同。

????他而今的感觉就好像是……她给他配出了仙丹般灵丹妙药,将他浑身上下带着毒素的血都给清洗过了似的。

????于毒术医术,乔越知之甚少,即便他问了解毒之法,不管是乔陌还是梅良又或是阿黎,都无人知晓。

????至于温含玉,她就更没有搭理他,因为从始至终,她都认为他没有知道的必要。

????乔越并不是好奇心起便按捺不住的人,既然无法知晓答案,他便没有再去多想,只认真地感觉着自己身子一日盛过一日的明显变化。

????只是每日他需歇息的时间仍与初时一般,他一日之内能维持清醒的时间最多不超过四个时辰,每一晨他醒来之时都已是午时,且明明他已经昨夜至天明已经睡了不下六个时辰,他醒来时仍觉困倦,甚或说是疲惫。

????明明已经歇息得足够,他却不知为何还会有疲惫之感。

????温含玉道这是他身体恢复过程中的一个必然。

????她说的,他自然相信,就像他每日醒来时臂弯里总会有一个如何都愈合不了的小伤口似的,她让他不必在意,他便没有再去多想什么。

????乔越从昏睡之中醒过来的第十日。

????许是他身体恢复得不错的原因,这一日,仅辰时过半,他便从睡眠中慢慢转醒。

????春末的天不再像冬日那般总是亮得晚极,一如这些时日他醒来的每一日,映在窗纸上的晨阳刺目,让他睡意未有完全褪去的眼觉得有些刺目。

????他微微闭起眼,重新睁开时想要坐起身,然他才微微动了动手,便觉到一股异样感。

????这股异样的感觉从他臂弯上传来,就在他那个总是愈合不了小伤口中。

????乔越霎时间不敢乱动,就怕自己这么忽然一动后惹出什么会让温含玉生气的事情来,因此他只敢先低头去看。

????只一眼,他便怔住了。

????只见他臂弯里那个总是愈合不了的小伤口里,插着一根……鹅毛管?

????不对,不是一根鹅毛管,而是数根鹅毛管穿插相连在一起形成一条颇长的管子,正有红色的液体从半透明的鹅毛管中流过,流进他臂弯上的那个小伤口中,流进他的身体里。

????这是……何物?

????乔越震惊地顺着那插入他臂弯里的相连鹅毛管抬眼。

????他看到了温含玉。

????她就坐在床沿上,就坐在他身侧,那相连在一起的鹅毛管的另一端,就插在她的臂弯里。

????而那从鹅毛管中流过的且流进他身体里的红色液体根本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而是她的血!

????她似是很疲倦,哪怕是坐着,却是睡着了,且还是在背部没有任何倚靠的情况下睡着了。

????显然是为了更好地让自己的血流进乔越的身体里,她只能这么坐着,而不是靠在床头,更不是靠在圈椅里。

????睡着了的她根本不知乔越已经醒来,更不知乔越正以震惊万状的眼神反复地看着她不断从她身体里流进鹅毛管中的血与她哪怕已经休息了数日且每日按时按量食补药补却依旧消瘦的脸颊。

????明明没有在悲伤的梦中,也没有想起那十五万将士的血海尸山,此时此刻,仅是看着温含玉,乔越便已红了眼眶。

????这就是他明明觉得身子日渐恢复却每日仍要睡上至少七八个时辰的原因。

????这就是他每日午时才醒来却仍觉得身子疲惫困乏的原因。

????这就是阮阮这些日子不管如何“休息”如何进补都依旧消瘦的原因。

????这就是他堪醒来的几日见不到阮阮的原因。

????这就是他臂弯里的小伤口如何都愈合不了的真正原因。

????这就是他觉得自己身体里的血好像被清洗过了的原因。

????还有他初醒来时身上无数与他臂弯里相同的小伤口,是不是也是因为如此?

????阮阮这是——在把她自己的血给他。

????乔越的眼眶愈发通红,看着如此为他的温含玉,那些深埋在心底的悲伤过往尽数涌上他的心头,他仿佛又看见了石开被万箭穿心死在他面前的那一幕。

????阿开大哥是抱着有去无回的决心去救他。

????阿开大哥是用他自己的命去换他的命。

????他们总是愿用自己的命来护他的命。

????心被震撼着,悲伤着,亦感动着,几股强烈的感觉交织在一起,令乔越几欲落泪。

????他只觉自己鼻子及喉间已然酸涩得厉害。

????只见他慢慢侧起身子,抬起另一只没有与温含玉相连的手,艰难着颤抖着抚向她依旧消瘦的脸颊。

????他的指尖颤抖得厉害。

????许是他的手打扰到了她,本是坐着睡着了的温含玉此时微微动了动身子。

????乔越当即收回手。

????温含玉睁开眼时,只觉自己两眼干涩,身子乏得很,许是这般坐着睡着有些时辰了,以致她的腰有些酸。

????她打了个哈欠,抬手揉了揉自己干涩得有些厉害的眼睛,再按按自己发酸的腰,同时转过头来看向床榻上的乔越。

????乔越仍如前几日那般即便天已大亮还睡得“沉沉”,这就是温含玉要的药效,否则她不好给他输血。

????他体内余毒未清,唯有这一个法子才能保证他身体里那些残留的毒素不会再出现什么意外。

????只是她现在身子也虚,不能再像此前那般为他换血,只能这般慢慢来。

????阿黎倒是心疼她,愿意替她来做这个事,她当然也愿意阿黎或是谁人来帮她,只是阿越一开始用的就是她的血,若再换他人的血,非但清不了阿越体内的余毒,还会伤到他性命。

????所以,还是只能她自己来。

????至于为何不让乔越知晓此事,是温含玉让所有知晓的人都守口如瓶,否则依乔越的性子,肯定不会配合。

????没什么理由,她的直觉而已。

????她的直觉向来都很准。

????因而乔越根本不知温含玉是以何方法救的他。

????直至,方才。

????乔越睡得仍“沉”,眼眶却是通红。

????温含玉看着他通红的眼眶,不由蹙起了眉,随之抬手抚向他仿佛又要流出泪来的通红眼眶。

????“又想到那些悲伤的事情了吗?”温含玉边轻轻摩挲着乔越的眼眶,指腹在他长长的睫毛上一下又一下轻抚而过,低声自言自语。

????“你总是这样子,你的阿开大哥他们应该不愿意看到吧?”

????“他们可是想你好好活着,不是要你躲到梦里边哭的。”

????乔越“睡着”,根本听不到她的话,不过温含玉并不介意,摩挲过他的眼眶后又抚向他的脸颊抚向他如墨的长发,这才收回手来,认真且小心地收起插在她与乔越臂弯里的鹅毛管,再为他将那小伤口处理好,这才处理她自己的那处伤口。

????温含玉掂着药箱离开前,一如往日那般为乔越将被子盖好,才打着哈欠离开。

????好困,她要回她那屋去好好睡一觉,睡醒了要吃什么好?

????昨天阿黎说这绿川城有什么鸡好吃来着?她要叫阿黎去买几只回来才行,她觉得她睡醒的时候能吃得下五六只!

????温含玉边想边将屋门阖上。

????在房门阖上的下一瞬,本是在床上睡得“熟沉”的乔越缓缓睁开了眼。

????他抬起自己方才与温含玉相连在一起的那只手,别起衣袖,看向臂弯里那个与此前每一日一样的小伤口,就这般红着眼眶定定看着,良久,他才把手放下。

????他没有再因痛苦而闭起眼,而是抬眸。

????这一刻,他的眸中没有伤悲亦没有痛苦,唯见锐利的锋芒,如枪头的精光,如刀锋的刺芒。

????这一刻,他心中那条已经被丛生的杂草与浓雾完全湮没了的路清晰了起来,虽然杂草依旧,虽然曲折,但他已能看清,不再像此前只能看到无尽的荒草以及浓浓的白雾。

????他要,重新踏上这条路。

????为那些枉死的弟兄将士,也为——

????阮阮。

????------题外话------

????今天要上班,so,没有三更